比特幣生態詳解:不可不知的 BRC-20 標準代幣

新手Jul 13, 2023
近來,BRC-20 代幣的推出促使比特幣生態繫統取得爆炸式增長。這些代幣建立在比特幣基礎鏈上,其總市值達到了10億美元,具有畫時代性的意義。
比特幣生態詳解:不可不知的 BRC-20 標準代幣

前言

BRC-20代幣的推出促使比特幣生態繫統取得爆炸性增長。這些代幣建立在歷史最悠久的區塊鏈——比特幣之上,其市值達到了10億美元,具有畫時代性的意義。ORDI、Pepe、Meme、Piza 和 VMPX 等一些受歡迎的 BRC-20 代幣已在 Gate.io 上市。Gate.io是第一個支持 BRC-20 代幣交易的中心化加密貨幣交易所,併錶明實驗性數字資産正在穫得加密行業的主流採用。

Bitcoin Ordinals 的推出開創了比特幣生態繫統的髮展。Bitcoin Ordinals是一種獨特的協議,可支持在聰(satoshi:比特幣的最低麵額)上編號併銘刻數據。該ordinals協議可推出獨特的“數字文物”,或者僅將不可替代的代幣(NFT)放在比特幣區塊鏈上。它將與以太坊廣受歡迎的 ERC-721 標準競爭。ERC-721用於在以太坊區塊鏈上推出 NFTs。

本質而言,Bitcoin Ordinals的推出加快比特幣徵求意見標準(BRC-20)協議的創建。BRC-20是一種實驗性的可替代代幣標準,首次實現了在比特幣區塊鏈上鑄造可替代代幣。BRC-20代幣爲比特幣區塊鏈帶來的更多交易,爲領先的加密貨幣創建了一個全新的生態繫統,其初衷是消除對金融機構等中介機構依賴即可實現一方到另一方的在線支付。

本文探討了飛速髮展的比特幣生態繫統,研究了Ordinals協議,併深入分析了新興的BRC-20標準代幣。本文還將研究這一髮展對當前比特幣網絡的影響。

持續髮展的比特幣生態繫統

在2023年1月推出Bitcoin Ordinals之前,比特幣區塊鏈隻能通過工作量證明(PoW)共識機製來驗證交易,礦工必鬚依靠大量計算能力來解決覆雜的計算問題。

比特幣一直被用於存儲價值和對衝通脹。但是,有一些比特幣開髮者和用戶認爲,區塊鏈除了作爲交換媒介和價值存儲手段之外,還能用於執行其他功能。因此,2017年隔離見證 (SegWit) 得以推出,實現每個區塊進行更多交易,爲第2層 (L-2) 支付通道(如閃電網絡)鋪平了髮展之路。

雖然一些比特幣用戶犀利批判了隔離見證的推出,但它推動了人們進一步研究比特幣網絡以及如何最大限度地髮揮網絡潛力。2021年11月14日,Taproot 升級在比特幣區塊鏈上啟動,這是自2014年以來的近十年的研究成果。比特幣 Taproot 升級將比特幣區塊大小擴張到4MB,併啟髮了Bitcoin Ordinals的想法,進一步帶來了BRC-20 標準創立,爲曾一度被譽爲基於交易的區塊鏈引入了更多用例。

Bitcoin Ordinals

在深入研究新的比特幣標準之前,讓我們先了解一下Bitcoin Ordinals——促成BRC-20代幣標準創建的創新成果。

Bitcoin Ordinals是比特幣區塊鏈上的一項新協議,使用戶能將文本、音頻、圖像和圖片等格式的數據嵌入到單個聰上。Ordinal 理論可創建 Ordinal NFT,併讓可替代代幣 (BRC-20) 在比特幣區塊鏈上的部署、鑄造、轉移和存儲成爲可能。

2023年1月,Bitcoin Ordinals得以推出。這是Casey Rodarmor的一項突破性研究,他希望在開拓性區塊鏈上創建藝術品、文本或視頻,併賦予其不可變特性。曏每個聰寫入或附加任意內容的過程被稱爲“銘刻”。值得提出的是,創建Bitcoin Ordinals不會影響用戶之間正常的比特幣交易。

此外,通過Bitcoin Ordinals,可爲區塊鏈上鑄造的每枚聰分配唯一的序列號來對其編號和進行跟蹤。此過程使得每枚銘刻有銘文的聰都是獨一無二的。每個銘刻有字的聰 (sats) 都可通過序列號進行識別,併能在比特幣硬幣供應中跟蹤其從最初的鑄幣到整個交易生命周期的過程。

根據 Dune Analytics Show 的數據,自銘文創建者出現以來,截至2023年6月5日,銘文創建者已曏比特幣網絡支付了超過1,647.9677枚BTC,相當於44.411591萬億美元。當然該統計數據是隨著時間的變化而變動的,因爲不斷有人想要將數據銘刻在比特幣的小型交易種,從而在比特幣的最小單位中寫入數據,以此可擁有這些數字文物。

來源:Dune Analytics — Bitcoin Ordinals銘文分析

https://s3.ap-northeast-1.amazonaws.com/gimg.gateimg.com/learn/5a91511c2f5ec809501e6a974097f67fbf7980fb.jpg
來源:Dune Analytics — Bitcoin Ordinals銘文分析圖

此外,正如 Dune Analytics 在其報告中陳述的那樣,在此期間,與區塊鏈相關的不可替代代幣 (NFT) 總數飆升至1090萬以上,它們主要由配以有限音頻的圖像和基於文本的資産組成。近期的活動可能會影響計畫實現本推文中提到的點對點交易的比特幣區塊鏈網絡。

來源:Twitter.com — @CryptoKoryo

BRC-20 代幣標準:比特幣區塊鏈上的可替代代幣

來源:Twitter.com — @domodata

比特幣徵求意見 (BRC-20) 標準協議使用Ordinals(聰的編號機製)和銘文(用任意內容銘刻聰),在比特幣區塊鏈上創建併管理獨特的可互換代幣。截至2023年5月,BRC-20 代幣的市已達10億美元,交易量爲2.077億美元。ORDI、NALS、PEPE、MEME、PIZA、VMPX 等都是使用這一獨特標準推出的知名代幣。

BRC-20 代幣標準的靈感來自於以太坊流行的 ERC-20 標準——以太坊上的一個網絡層,支持開髮人員在以太坊區塊鏈上創建併髮布智能合約代幣。Tether USD (USDT)、USD Coin (USDC)、Shiba Inu (SHIB)、Binance USD (BUSD)、DAI Stablecoin (DAI)、MAKER (MKR) 等

都是這類知名的 ERC-20 代幣。

那麽,BRC-20 標準由誰創建?

2023年3月上旬,一位名叫 Domo 的匿名開髮者兼鏈上分析師推出了BRC-20代幣標準,定位爲一種實驗性的可替代代幣標準,旨在實現可替代代幣的鑄造和轉移。BRC-20 代幣標準建立在比特幣區塊鏈之上,具有高度安全性和不可變性,併且是與比特幣網絡兼容的。

根據brc-20.io,比特幣區塊鏈上已推出24,677多枚BRC-20代幣,這使其具有推動比特幣和用戶産生對區塊鏈需求的巨大潛力。但對於從一開始就不是爲了支持代幣部署、鑄造或存儲而設計區塊鏈而言,這種創新爲其帶來了沉重成本負擔。

BRC-20與ERC-20之間有何不衕?

BRC-20 可能在名稱上與以太坊 ERC-20 標準相似,併且它們都支持創建可替代代幣。但是,它們的操作模式不衕。首先,它們在採用不衕的共識機製的完全不衕的區塊鏈上運行。前者的區塊鏈採用工作量證明(PoW)機製,要求礦工通過競爭解決覆雜的計算問題來確認交易;而後者使用權益證明(PoS)機製,根據質押的 ETH 數量選出驗證器用於驗證交易。

此外,BRC-20 標準無法與智能合約交互,而是使用 Ordinals 協議中的銘文來創建可替代代幣。但以太坊因使用智能合約而聞名——智能合約是存儲在區塊鏈上的一組程序,在滿足確定的條件時自動執行交易。

“不變性”另一大主要區別。BRC-20 代幣在部署到區塊鏈上後就無法更改或修改。用戶無法使用相衕的代碼或代幣名稱部署更多代幣。就這一特性而言,這可能是 BRC-20 標準相對於 ERC-20 的一大優勢,因爲一旦在比特幣區塊鏈上創建了新的 BRC-20 代幣,其供應量、每鑄幣的鑄造限額和股票代碼在初始部署後就不可更改,這限製了拉地毯式騙局的風險,而這在支持智能合約的區塊鏈中經常髮生

但從另一個角度來看,這可能是一大劣勢,因爲有限製的代幣無法更新或修改,而 ERC-20 代幣則不然,開髮人員可以更改智能合約、增加/減少金額或白名單/黑名單地址。即便如此,目前BRC-20 標準仍處於早期髮展階段,它將隨著時間的推移而不斷髮展。接下來讓我們了解它是如何運作的。

BRC-20 標準代幣如何運作?

BRC-20 標準是一個實驗性的可替代代幣標準,允許用戶通過銘文創建鏈下平​​衡狀態。Domo認爲還有其他更好的解決方案,例如用於在比特幣區塊鏈上髮行數字資産的Taro,併提議比特幣社區“修改標準設計併進行優化,直到就最佳實踐達成普遍共識”。

要創建 BRC-20 代幣,您需要了解的基本功能包括:部署、鑄造、轉賬以及其他幾個變量,例如:

“p” = 協議

“op”=操作

“tick” = 代幣名稱,一個四字符代號(例如,GATE 或 gateway,不區分大小寫)

“max” = 最大供應量

“lim” = 在特定交易中可以鑄造的代幣限製

“amt”=金額

註意:“amt”不應超過代幣部署期間指定的“lim”。

將所有這些功能活動聚合在一起就可以部署、鑄造併轉移BRC-20代幣。例如,創建一個帶有代碼 GATE 的新 BRC-20 代幣,您需要使用 Ordinals 協議在比特幣區塊鏈上寫入特定的 JavaScript 對象錶示法 (JSON)。

因此,要使用“deploy”函數創建代幣“GATE”:

{

“p”:“brc-20”,

“op”:“部署”,

“tick”:“gate”,

“max”:“21000000”,

“lim”:“2100”

}

成功部署代幣後,您可使用以下 JSON 形式的 mint 函數鑄造任意數量的GATE代幣(假設數量爲2100個單位):

{

“p”:“brc-20”,

“op”:“鑄幣”,

“tick”:“gate”,

“amt”:“2100”

}

要將2100 GATE 代幣轉賬給好友,需要使用轉賬函數:

{

“p”:“brc-20”,

“op”:“轉賬”,

“tick”:“gate”,

“amt”:“2100”

}

來源:Cointelegraph

請註意,轉賬需要完成兩筆交易。首先,您必鬚寫入“轉賬功能”,以髮起曏您地址的轉賬,然後,隻需髮送“轉賬函數”即可將代幣髮送到您朋友的地址。

值得關註的 BRC-20 代幣

本節將詳細研究一些已上市併正在頭部中心化加密貨幣交易所交易的知名 BRC-20 代幣,特別是在 Gate.io交易所上線交易的代幣。要提出的是,BRC-20 代幣的命名僅支持四 (4) 個字母,不區分大小寫,由英文字母組成,例如 ORDI 或 ordi。

除了交易外,用戶還可從支持 BRC-20 的錢包地址購買數字資産,例如 Unisat 是一個可讓戶輕鬆生成、管理和交易這些可互換代幣的平颱。不僅如此,它也是一種流行的基於網絡的錢包,接受 BRC-20 代幣。Xverse 錢包是最先進的人性化比特幣錢包,類似於用於交易 ERC-20 代幣的 Metamask 錢包。Ordinals 錢包是另一款值得稱贊的錢包,可用於生成、管理和存儲 BRC-20 代幣。在開始鑄造代幣之前,您需要創建一個合適的錢包。

ORDI

ORDI 是比特幣網絡上部署的第一枚 BRC-20 代幣,它包含以 NFT 形式呈現的文本、圖像和音頻等信息。它也是使用比特幣基礎鏈上單個中本聰的銘文創建的代幣。

“ORDI”代幣的原始代幣合約的硬上限爲每次鑄造1,000枚代幣,最大供應量爲2100萬枚代幣,在 BRC-20 代幣中其市值位列第一。 ORDl在Gate.io加密貨幣交易所上線,支持ORDI/BTC、ORDI/USDT和ORDI/TRY交易對。

VMPX

VMPX 代幣是由知名的比特幣至上主義者、XEN 加密貨幣創始人 Jack Levin 先生創建。2023年5月7日,VMPX得以推出,它基於“第一原則”,即代幣的總供應量不是預先確定的,對創始人未進行特殊分配,併且代碼不能更改或修改。這確保了代幣的公平和平等分配。

您可在Gate.io上創建帳戶併完成註冊過程,然後在Gate.io上購買VMPX。此外,您還需要爲您的現貨交易賬戶存入資金,然後檢索 VMPX/USDT 即可下單購買。交易完成後,您的 VMPX 代幣將存儲在交易所或錢包中。

NALS

NALS 是一種建立在比特幣區塊鏈上的流行模因代幣,採用 Ordinals 銘文來創建和管理代幣部署、鑄造和轉移過程。

目前持有NALS代幣的地址數量已達2000多個,潛力巨大。該代幣可在Gate.io上進行交易,NALS/USDT是最活躍的交易。2023年5月31日,該代幣創下0.713892美元每幣的歷史最高價格。$Nals 擁有完善的代幣經濟學,未來前景十分廣闊。

Pepe BRC

Pepe——一隻有著豐富錶情的緑色青蛙——是一種流行的互聯網迷因幣,在各種社交媒體平颱上得到廣泛分享。它是比特幣區塊鏈上的另一個模因代幣。與其他 BRC-20 代幣類似,該幣不具有任何基本或內在價值,也沒有任何功能。Pepe BRC-20 代幣與流行的 ERC-20 代幣 ETH PEPE 不衕,在一個月前推出。

隨著代幣持有者數量的增加和市值的快速增長,Pepe 增長潛力巨大。在 Gate.io 上該代幣通過 PEPEBRC/USDT 貨幣對進行交易。

Meme

模因(Meme)基於互聯網模因。Meme是一種受歡迎的 BRC-20 代幣,旨在曏“Meme”緻敬,“Meme”是以太坊區塊鏈上以菠蘿爲主題的藝術品的原始 NFT 項目。

Meme是比特幣區塊鏈網絡上推出的第二個代幣,於3月8日部署。它的總供應量爲99,999枚,併實施銷毀機製來減少其供應量。該代幣可在Gate.io上通過MEME/BTC和MEME/USDT交易對進行交易。

PIZA

PIZA 是部署在比特幣區塊鏈上的代幣。它是爲了紀念比特幣披薩日而創建的,比特幣披薩日是加密貨幣歷史上的一個流行事件。該代幣在 Gate.io 上以 PIZABRC/USDT 貨幣對進行交易。

註意:在投資以上這些代幣之前,請務必進行做好自己的研究併了解風險和潛在的投資回報。 BRC-20 代幣波動性很大,可能併不適合所有投資者。目前,大多數這類加密貨幣都用作交換媒介,併且僅在比特幣生態繫統中具有效用。

BRC-20 對比特幣區塊鏈及其生態繫統的影響

如前所述,設計比特幣區塊鏈的初衷併不是爲了容納可替代或不可替代的代幣。比特幣區塊鏈速度相當慢,併缺乏可擴展性,出塊時間長達10分鐘,這限製了其使用工作量證明共識機製快速處理交易的能力。

例如,比特幣區塊鏈上的平均交易占用16KB的區塊空間,而聰上的銘文可能會占用整個4MB的空間,這填滿了區塊,從而需要更多的計算能力來處理併驗證交易。

2023年5月6日,比特幣交易量創下歷史新高,導緻巨高的交易費用和超長的出塊時間。很顯然,這次比特幣網絡堵塞是由大量來自銘文的未經確認的交易導緻的。這進而增加了區塊鏈上的活動,導緻網絡擁塞、交易延遲、提高了區塊高度,併緻使交易費用飆升。

從最近髮展的髮展來看,批評者認爲,Bitcoin Ordinals 和 BRC-20 代幣的推出可能會造成區塊鏈上出現不必要的交易垃圾郵件,從而減慢網絡速度。相反,其他幾位比特幣用戶,甚至比特幣 Ordinals 的創始人 Casey Rodarmor 一緻認爲,這將通過填充區塊併增加驗證交易所需的礦工數量來保護網絡,從而保護區塊鏈。

結語

Bitcoin Ordinals 確實是比特幣生態繫統的變革者,讓區塊鏈可與領先的智能合約區塊鏈以太坊抗衡,推出可替代和不可替代的代幣,併吸引 NFT 收藏家和項目加入區塊鏈。此外,Ordinal 理論還促使推出比特幣代幣標準BRC-20。該標準支持在區塊鏈上創建和推出可替代代幣。在目前創建併推出的這類代幣種,ORDl和Pepe處於領先地位。即便如此,在探索這些代幣時應保持謹慎,因爲它們仍處於實驗階段。

此外,比特幣社區內的成員這一髮展的褒貶不一。許多人都在思考,對比特幣區塊鏈及其作爲交換媒介和價值存儲的未來而言,這一髮展意味著什麽。許多人在觀察比特幣生態繫統的髮展時,這一問題都會在他們腦海中縈繞。

作者: Paul
譯者: Cedar
文章審校: Edward、KOWEI、Ashley He
* 投資有風險,入市須謹慎。本文不作為Gate.io提供的投資理財建議或其他任何類型的建議。
* 在未提及Gate.io的情況下,複製、傳播或抄襲本文將違反《版權法》,Gate.io有權追究其法律責任。